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美体

金郎玉女珍珠河

2018-08-04 11:40编辑:lanbaojt.com人气:


     在河南省社旗县桥头镇,得天地之灵气,溪流之造经,有一条常年汩汩流淌的小河名叫珍珠河。水上,鹅鸭嬉戏;水下,鱼蚌漫游。每当高梁晒红米的时候,珍珠河里的珍珠蚌就长成了,大

     在河南省社旗县桥头镇,得天地之灵气,溪流之造经,有一条常年汩汩流淌的小河名叫珍珠河。水上,鹅鸭嬉戏;水下,鱼蚌漫游。每当高梁晒红米的时候,珍珠河里的珍珠蚌就长成了,大如冰盘,小似手掌,撬开蚌壳,那紫葡萄、红玛瑙般的珍珠就滚了出来,每只蚌里少则有四、五颗,多则有十几颗,明光透亮,柔韧晶莹,惹人喜爱。这里的每个河蚌为什么都身怀珍珠呢?这条河为什么又叫珍珠河呢?原来这还有个美丽动人的故事哩!

    相传在多年以前,珍珠河没有珍珠,也不叫珍珠河,更没有宽阔的河面。那时,它只不过是一条常年流水的小泥河。只有在那大雨滂沱,浊水横溢的夏秋之季,才勉强象个河的样子。
    在河的东岸,住着一家姓金的和一家姓李的。金家有个男孩叫金郎,李家有个女孩叫玉女,两家住的虽不算近,可金郎和玉女却经常在一起玩。春天,他俩一起在地里挖野菜;夏天,他俩又在一块儿到河里逮鱼捉虾;秋冬两季又一起打柴捉迷藏。有时,金郎要是有了伤心事,玉女就陪着他掉眼泪;玉女如果挖菜打柴少了,金郎就把自己的柴菜装到玉女篮里,然后再帮她背回去。如果篮装满了,他俩便在河边或田野的楞坎之处,用干蚌壳当碗勺,模仿大人那样,过起了家庭生活。真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
   月亮缺了又园,圆了又缺,一晃十几年过去了,金郎成了英姿勃勃的小伙子,玉女也成了苗条秀气的大姑娘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俩人不能随随便便地到一块儿了。可他俩之间深深埋在心底的那种真挚的爱情,却比以前更浓,更强烈了。玉女每想起两人之间的往事,心里禁不住一阵狂跳,但又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和愉快。她多么希望那假设的场面变成现实呵!
   俩人虽然不能常到一起了,但他俩总要设法多见几次面。金郎一有空儿便到玉女家帮助玉女干点活儿,玉女也千方百计抽时间到金郎家,帮助金郎他妈做针线。俩人见面虽没有什么话说,但一天不见就好象少了点什么,心里空荡荡的。
   玉女17岁那年3月里,庄上起了庙会,戏上唱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。玉女看了这个戏,一夜也没有睡着。她想想自己的身世。想想金郎和她的感情,又想想梁山伯和祝英台的生死离别,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。“天哪,俺俩可不能再象梁山伯和祝英台那样,要知金郎就是我的心哪。”玉女想到这里,再也躺不住了,她决心去找金郎,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他。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玉女提着水桶到金郎常挑水的河边去等候金郎,可挑水的人们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,总是不见金郎的影子。她为了不让别人看出她的心事,就把水桶涮了又涮,水打了又倒,倒了又打,两眼不住地向通往金郎家的小路上张望。渐渐地她着急起来,甚至在心里还不住地埋怨金郎。正当她提着水桶准备走的时候,金郎担着水桶来了。她一看见金郎,怀里象揣个小鹿,心里“咚咚咚”的跳个不停。再想想要和金郎说的话,心里一热,脸也热烘烘起来。待金郎走到跟前,她只叫了声“金郎哥——”,便急忙低下了头。金郎放下水桶,三脚两步地跑到玉女身边,忙从衣袋内掏出个小纸包递给玉女,笑嘻嘻地说:“玉妹给……”玉女打开纸包一看,原来是一个光灿灿的银戒指, 便羞答答地抬起头,说了声:“金郎哥,我想……”就羞得又不往下说了。金郎见玉女那欲说又咽的神态,心里不由得着急起来,连声催问道:“你想什么呀?快说嘛!”“嗯——”,玉女撒娇地向金郎一笑,金郎不知所措地望着玉女憨笑着。玉女看着金郎那憨厚的样子,只得鼓起勇气说:“你呀,你真跟戏上的梁山伯差不多!”
    玉女说完,脸一下子羞得绯红。金郎这才明白了,接上说:“我是梁山伯,你是祝英台?”说了又急忙说:“不!不不!咱不学梁山伯祝英台, 热血江湖私服,咱要永远在一起,一辈子也不离开!”玉女红着脸问:“真的?”金郎见玉女问,急提指天发誓:“除了妹妹,我死也不娶别人!”玉女见金郎发誓,感动万分,也忙向金郎表白自己的心迹说:“除了哥哥,我就是死也不嫁旁人!”说着,她就把自己绣的五彩手帕递给金郎,金郎接过手帕,激动地喊了声:“妹妹!”
    时间又一天天过去了,转眼到了秋天。一天,风和日丽,禽鸟飞鸣,一派深秋美景。玉女内着浅红衬衣,外罩粉红罗裙,一条长辫轻飘脑后,猛然看去亚赛九天仙女临凡,她手托衣盆,缓缓向河上走去。谁知刚到河边,迎面撞见一个歪戴书生帽,斜披兰绸衫的人,这人是谁呢?他就是附近镇上一家财主之子,名叫王步诚,因他是单根独苗,从小就娇生惯养,不务正业,专好在花街柳巷游逛,所以人们送名叫王不成。再说这时他一见玉女如此容貌,顿觉神魂飘散,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玉女,涎水也止不住顺嘴流下。玉女一见这人如此模样,知其不怀好意,转身就跑,这王不成哪里肯舍,紧跟玉女身后,直至村边才怏怏离去。
    时隔三天,王家把玉女爹请到镇上,又哄又逼,遂定上婚约。再说玉女母女二人不知王家叫人为了何事,焦急地等待着。直到黄昏,玉女爹才回到家中。母女细问何事,玉女爹从根至末细说一遍,玉女闻言,如同霹雷轰顶,只觉得天旋地转,踉踉跄跄跑到屋里,扑倒床上,放声大哭,她爹她妈面面相觑,凑声不得。
   是夜,玉女找到金郎,哭诉此事,金郎一听,恰似冷棒击头,两眼发黑,颓然倒地,不省人事。玉女一见金郎倒,慌忙把他抱在怀里,连哭带咕,半天金郎才悠悠气转,两眼泪如泉涌。玉女慌急之中,连连催问道:“金郎哥,你说咱该怎么办呐?快想个办法呀!”金郎原是个老实人,经这一催,心里更没主意,停了很长时间,才连哭带说道:“你你,你走吧,不要管我了,我,我是不行了。”玉女一听这话,如同尖刀刺心,“哇”地一声扑到金郎怀里,两人抱头痛哭起来……
    次日,王家又派人送来喜帖,择定8月16日迎娶,玉女爹欲待推辞,又惧王家势大,只是摇头叹气。
    再说玉女自别金郎,终日啼哭,精神恍惚,水也不喝,饭也不吃。几天时间,粉皮白嫩的脸变黄变瘦了,乌黑发亮的眼睛也失去了光泽,变得呆滞暗淡了。她爹她妈无奈,只得坐在床前苦劝,可是,任她爹妈磨破嘴唇,她还是不吃也不喝,劝得急了,她狠着心说:“世上除了金郎,就是九仙童子我也不爱!”说罢又是一阵恸哭,她爹看看没法,只得给王家捎信。
    光阴似箭,流水无情,转眼到了8月中秋。这天夜里,愁云遮月,惨雾漫漫。玉女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,推开窗户向金郎家探望。突然,随着一阵人喊狗叫,从金郎家传来了呼叫救人的声音,玉女见势不好,惊叫一声,转身就向外跑,刚到门口,被她爹拦着,不让出去。稍顷,就听人传说,金家被抢,金郎被劫。玉女听说,只觉心内一阵绞疼,昏倒地上,直至夜半方才苏醒。醒来之后,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力量,只见她忽地站起,她爹她妈一把没有抓着,她就象一股风似地冲出门外,向金家跑去。到金家一看,房门敞着,室内无人,便又转身跑向野地。她边跑边喊:“金郎——你在哪里?金郎——你在哪里?”她跑遍了村庄左右,找遍了各个角落。她跑啊跑啊,跑遍了小河上下,她喊哪喊哪,只喊得唇干舌哑。她那嘶哑之声,传遍了旷野,传进了小河,引起了回声,她仿佛听到金郎在回答:“我在这呐!”她又象疯了似地向着回声跑去。
    听到她的喊声,百鸟来为她引路。爹娘在后边紧跟,王家的人也在后边追赶……
    她翻过一道道岗,跨过一道道沟。后来终于找到了她心上的人。只见在苇坑水边,金郎倒在那里,他头发蓬乱,满脸血污,已经死了。玉女见此情景,尖叫一声,猛扑过去,把金郎紧紧抱在怀里。她哭啊喊啊,只哭得天上云彩低垂,地上万物无声,连河里的鱼蚌也围在她的身边,陪着她伤心落泪。她哭啊哭啊,泪珠成串地落在金郎的脸上,又从金郎的脸上滚落到水中,落在鱼蚌身上。鱼蚌把玉女的泪珠收藏起来,又叹息着向远处游去。由于精诚所致,天长日久,泪珠凝化, 热血江湖私服,变成珍珠。所以,现在珍珠河里的珍珠,只有泪珠大小,并无更大的。见证爱情,见证历史,珍珠河也就从此而得名。
    再说正当玉女哭得如醉如痴的时候,她的爹妈赶来了,王家的人也赶到了……玉女抬头一看,料走不脱,就不顾爹妈的呼叫,奋力抱起金郎,踊身向水中跳去。霎时天昏地暗,电闪雷鸣,大雨如注。小河之内,水势暴涨,浊浪滔天。激流托着金郎玉女,向远方游去……
    据传说,金郎和玉女忠贞的爱情,感动了龙王,龙王把他俩救走了。

中国财经新闻网

sheqi

张倩

(来源:婷门女性网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lanbaojt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